进军西南的思想准备工作

来源:《四川党史》2014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4-09-01]

 (一九四九年九月十三日)

 

二野七八两月的活动,主要是休整,做进军西南的准备工作。兹综合摘报如下:


一、进军西南的政治动员工作基本上已经完成。在动员中遇到的一般是畏难怕苦思想和保守思想。他们认为西南偏僻、山多、路远、地瘠民贫,太苦,怕回不了家。除少数的(主要是渡江以后补充的新成分,其次是江北的)在这种思想之下已经发生一些逃跑,还有一些可能逃跑外,极大多数的已经认识进军西南的重要意义,并感到将迅速完成最后进军及解放全中国而表示愉快和荣誉。一般对于二野有了个落脚点感到兴趣。因此,目前部队的政治情绪是较好的,对进军西南已经造成跃跃欲试的状态。在今后进军中如果继续深入教育,进军中的物资保证及预防疾病与治疗疾病的工作(最近疟疾与痢疾很严重)三个问题又能有更好的注意,当不致发生更大的问题。


二、二野在渡江前后,干部中甚至个别高级干部中,滋长着一种认为“二野特别苦和特别出了力”,要求过高待遇的错误思想。由于这一思想包袱的存在,便产生着二野一般干部中人民国家观念、革命的整体观念缺乏,无政府、无纪律倾向不能得到迅速的克服。因此,发生在南京接管工作中,好些部门公私不分,并不打算请示与报告就自由处理和补充物资;好几个师级干部在乘坐火车中可以不遵守铁路规章,横蛮要求车站予以特殊照顾;以及军运中多报人数与物资需用量,企图虚靡国家运输力;对上埋怨,对友邻怀疑;骄傲自大,叫苦,要求条件不许可的补充等不良倾向。我们认为这种倾向和思想,对于执行进军和建设西南的任务,对于二野本身的进步,都有极大妨害。前委曾经召集专门会议加以研究,并决定在进军动员的同时,立即在二野全党全军中开展一个加强人民祖国的国家观念,爱护人民祖国财产,反对本位主义,反对叫苦和功臣骄傲思想,反对农业社会主义破坏思想的教育和斗争,号召放下包袱,开动机器,并为此发出了一个专门指示(已报中央)。对于参加南京接管工作中无政府、无纪律的思想进行了严格检查,督促各部门造具所有接管物资的详细清册,送交军管会和华东局接收,坚决反对本位主义、自私自利的思想行为。这一斗争已在直属队收到初步效果。最近一个月来,爱护人民祖国财产,实行节约、反对贪污浪费的观念都有很大的提高。在各兵团正在开展中。


三、在上述思想包袱之下,部队中军阀主义、官僚主义的倾向,官兵间对立现象,在渡江以后一个时期中亦随着在发展。因此,部队中打骂现象,对战士的消极强制,以及战士中的自杀事件等都在增长。领导上与群众隔离,下情常常不能及时上达。我们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除了在部队中普遍号召坚决反对军阀主义、官僚主义倾向、爱护战士以外,曾经利用直属队检查南京接管工作,加强人民祖国的国家观念,反对本位主义的斗争的机会,在直属队试行召集了一次直属队的党的代表会议,会议只开了两个半天,共计开了七个半钟头。其中作报告一小时,讨论五个小时,结论及上级负责人讲话一个半小时。会议内容只一个,即克服无政府、无纪律、本位主义、功臣骄傲思想,加强人民国家的观念与整体观念。这较之过去开一个干部会,做一次冗长的报告效果要好,发扬了大家的积极性。会议中十几个同志发表了意见,一面检讨,一面提出建议,一般都很好,事后执行起来亦较好。这在二野还是第一次。我们认为党的代表会议较之代表大会,在部队中可以更多地举行,时间并不要多,只要有一个半天时间即可举行。在一个师或团的范围内则更容易举行,一两个月可以举行一次,它的好处是简便,便于与下层群众联系,及时反映情况与及时下达上情,便于克服官僚主义、军阀主义、上下脱节现象。


四、我们这次带去西南的地方工作干部,约计县委委员以上八百人,区村干部四千余人。此外,还有在京沪招收的学生约一万人,各战略区在困难条件下派出这些干部是尽了很大力量的。但从西南工作需要说来则是很困难的,尤以财经干部为甚,这只有从工作中去逐渐地予以克服。


(根据《邓小平军事文集》第二卷刊印)



[1]  这是邓小平和第二野战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张际春给毛泽东的电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主办单位: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商业后街3号
蜀ICP备12009068号    您是第 个访问者